真宗子平命理

 找回密码
 点击此处注册(须用中文网名)
搜索
查看: 71|回复: 0

[其他] 佛说大迦叶问大宝积正法经卷第一卍南无阿弥陀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2-13 20: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就能享用全部社区功能,结交更多好友,让你轻松玩转。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点击此处注册(须用中文网名)

x
摘自《佛说大迦叶问大宝积正法经》



身口意常行,清净十业道。
人知奉其上,君父师道士,
信戒施闻慧,终吉所生安。
谛知五阴法,深修六和敬,
远离不恭敬,除去六触身,
观六度相续,舍彼六爱身。

往昔所造诸恶业,皆由无始贪瞋痴,
从身语意之所生,一切我今皆忏悔。
罪从心起将心忏,心若灭时罪亦亡,
罪亡心灭两俱空,是则名为真忏悔。

愿诸众生永具安乐及安乐因,
愿诸众生永离众苦及众苦因,
愿诸众生永具无苦之乐,我心怡悦,
于诸众生永离贪嗔之心,住平等舍。

一切法,无所有,毕竟空,不可得。
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
无我见,无人见,无众生见,无寿者见。
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是诸佛教。
诸行无常,一切皆苦,诸法无我,寂灭为乐。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若人欲了知,三世一切佛,应观法界性,一切唯心造。




阿闍黎存念,我弟子妙音,
始从今日,乃至命存,
皈依佛陀,两足中尊;
皈依达摩,离欲中尊;
皈依僧伽,诸众中尊。(三遍)

诸佛正法圣贤僧,直至菩提我皈依。
以我所修施等善,为利有情愿成佛。

众生无边誓愿度,烦恼无尽誓愿断。
法门无量誓愿学,佛道无上誓愿成。



真诚 清净 平等 正觉 慈悲
看破 放下 自在 随缘 念佛
敦伦尽分,闲邪存诚,信愿持名,求生净土。
父子有亲 夫妇有别 君臣有义 长幼有序 朋友有信
父慈子孝 兄友弟恭 夫和妇顺 君仁臣忠 朋友有信
仁义礼智信 礼义廉耻 孝悌忠信 仁爱和平

菩提树下。四十八日。乃于癸未二月七日之夕。入正三昧。二月八日明星出时。廓然大悟。成正等觉。叹曰。奇哉一切众生。具有如来智慧德相。但以妄想执着。不能证得。
祖以杖击碓三下而去。惠能即会祖意,三鼓入室;祖以袈裟遮围,不令人见,为说《金刚经》。至‘应无所住而生其心’,惠能言下大悟,一切万法,不离自性。遂启祖言:‘何期自性,本自清净;何期自性,本不生灭;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本无动摇;何期自性,能生万法。’祖知悟本性,谓惠能曰:‘不识本心,学法无益;若识自本心,见自本性,即名丈夫、天人师、佛。’
从是西方过十万亿佛土。有世界名曰极乐。其土有佛。号阿弥陀,今现在说法。
我作佛时,所有众生,生我国者,远离分别,诸根寂静。若不决定成等正觉,证大涅槃者,不取正觉。
我作佛时,寿命无量,国中声闻天人无数,寿命亦皆无量。假令三千大千世界众生,悉成缘觉,于百千劫,悉供计校,若能知其量数者,不取正觉。
我作佛时。光明无量。普照十方。绝胜诸佛。胜于日月之明。千万亿倍。若有众生。见我光明。照触其身。莫不安乐。慈心作善。来生我国。若不尔者。不取正觉。
我作佛时。十方众生。闻我名号。至心信乐。所有善根。心心回向。愿生我国。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觉。
我作佛时。十方世界无量刹中。无数诸佛。若不供称叹我名。说我功德国土之善者。不取正觉。
东方恒河沙数世界。一一界中如恒沙佛。各出广长舌相。放无量光。说诚实言。称赞无量寿佛。不可思议功德。南西北方。恒沙世界。诸佛称赞。亦复如是。四维上下。恒沙世界。诸佛称赞。亦复如是。何以故。欲令他方所有众生,闻彼佛名,发清净心,忆念受持,归依供养。乃至能发一念净信,所有善根,至心回向,愿生彼国。随愿皆生,得不退转,乃至无上正等菩提。
若有众生,睹菩提树、闻声、嗅香、尝其果味、触其光影、念树功德,皆得六根清彻,无诸恼患,住不退转,至成佛道。复由见彼树故,获三种忍,一音响忍,二柔顺忍,三者无生法忍。
无边殊胜刹。其佛本愿力。闻名欲往生。自致不退转。




误人第一是多疑,疑网缠心不易知,
勘破疑魔勤念佛,功纯自有佛加持。
弥陀教我念弥陀,口念弥陀听弥陀,
弥陀弥陀直念去,原来弥陀念弥陀。
少说一句话,多念一句佛,打得念头死,许汝法身活。
老实,听话,真干。不怀疑,不夹杂,不间断。都摄六根,净念相继。忆佛念佛,现前当来,必定见佛!

南无阿弥陀佛
南无阿弥陀佛
南无阿弥陀佛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

无上甚深微妙法,百千万劫难遭遇。
我今见闻得受持,愿解如来真实义。


佛说大迦叶问大宝积正法经卷第一


  No. 352 [Nos. 310(43), 350, 351]


    西天译经三藏朝散大夫试鸿胪少卿传法大师臣施护奉 诏译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王舍城鹫峰山中。与大比丘众八千人俱。菩萨一万六千。及一生获得无上正等正觉。种种佛刹皆来集~会

尔时尊者大迦叶波。在大众中安详而坐

尔时世尊。告迦叶言。有四种法。破坏菩萨智慧。迦叶白言。四种法者。其义云何。四种法者。一者于佛教法而生轻慢。二者于法师处憎嫉法师。三者隐藏正法令不见闻。四者他欲乐法数数障碍。嗔恚断善覆盖不说。诳赚他人唯自求利。迦叶。如是四种。是名坏灭菩萨智慧。我今于此。重说颂曰

 若人慢佛法  憎嫉法师处
 乐法作隐藏  求法而障碍
 嗔怒断善根  覆法不为说
 爱乐诳赚他  恒行自求利
 我说此四法  断灭菩萨慧
 四法如是故  汝等应当知 

佛告迦叶波。有四最上法观。增长菩萨大智。迦叶白言。是义云何。此四法者。一者于佛教法深生尊重。二者于法师处勿生轻慢。三者如闻得法为他解说。起正直心不求一切利养。四者称赞多闻增长智慧。一向正心如闻受持。行真实行而不妄语。迦叶。此四种法。增长菩萨大智慧故。我今于此。重说颂曰

 尊重于佛法  及彼法师处
 如闻为他说  不求于利养
 亦不要称扬  一向而求闻
 多闻生智慧  如闻受持法
 持已依~法行  称法真实故
 是彼法师行  口意无虚妄
 四法可为师  得佛大智慧 

佛告大迦叶。有四法具足。迷障菩萨菩提心。迦叶白言。云何四法迷障菩提心。此四法者。一者所有阿阇梨师及诸善友。行德尊重反生毁谤。二者他善增盛于彼破灭。三者若诸众生行大乘行。而不称赞妄言谤毁。四者弃背正心邪妄分别。如是迦叶。此四种法迷障菩萨菩提心我今于此。重说颂曰

 阇梨师善友  行德俱尊重
 不行恭敬心  反生于轻毁
 他善增炽盛  破坏灭除他
 菩提大行人  谤毁行轻慢
 弃背正真心  邪妄而分别
 如斯四恶行  迷障佛菩提
 是故此四法  远离无上觉
 无此四过者  最上得菩提 

佛告迦叶波。有四法具足。令诸菩萨一切生处。出生菩提心。直至菩提而坐道场而无障碍。迦叶白言。云何四法。一者不为身命而行邪见妄言绮语。二者去除一切众生虚妄分别。三者为其佛使发起一切菩提种相。如实名称流遍四方。四者所有一切众生教化令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各说今得。迦叶。如是四法具足菩萨。一切生处出生菩提心。中间无迷。直至菩提坐道场座。我今于此。重说颂曰

 不为自身命  邪说及妄语
 心恒愍众生  除妄及懈怠
 能作如来使  及为众生师
 显发行菩提  名闻遍四方
 教化诸众生  令成无上觉
 安住此法中  菩提心不退 

佛告迦叶波。有四法具足。令诸菩萨已生未生善法皆令灭尽永不增长。迦叶白言。云何四法。一者世间所有深着我见。二者观察种~族住着利养行咒力事。三者嗔恨菩萨偏赞佛教不普称赞。四者未闻难见经法闻之疑谤。如是迦叶。具此四法。令诸菩萨已生未生善法皆悉灭尽永不增长。我今于此。重说颂曰

 由此着我见  皆令善法尽
 观察于种~族  咒术求利养
 毁于菩萨教  而不普称赞
 未闻甚深经  闻之生疑谤
 具行此四法  不久善法尽
 是故诸菩萨  行此四法者
 远离佛菩提  譬如天与地 

佛告迦叶波。有四法具足。令诸菩萨善法不灭得法增胜。迦叶白言。云何四法。一者愿闻其善不愿闻恶。求行六波罗蜜及菩萨藏。二者除去我见心行平等。令一切众生得法利欢喜。三者远离邪命得圣族欢喜。不说他人实不实罪。亦不见他过犯。四者若此深法自智不见。而不谤毁彼佛如来。如是而见如是而知。我不能知佛智无边种种无碍。如来为诸众生演说此法。如是迦叶。具此四法。令诸菩萨善法不尽得法增胜。我今于此。重说颂曰

 常愿闻其善  非愿闻诸恶
 恒行六波罗  而求菩萨藏
 断除于我见  而行平等心
 普令诸众生  得彼法利喜
 活住清净命  复值圣种~族
 他罪实不实  终不而言说
 设睹诸过犯  如同不见闻
 此法甚深奥  少智不能知
 唯佛自明了  而不生疑谤
 佛智广无边  如来为众说
 行此四法者  胜智法无尽
 安住此法中  菩提不难得 

佛告迦叶波。有四种法。生不正心离菩萨行。迦叶白言。云何四法。一者疑惑佛法心不爱乐。二者我见贡高嗔恚有情。三者他得利养贪爱憎嫉。四者于佛菩萨不生信敬。亦不称赞而复毁谤。迦叶如是四法。生不正心离菩萨行。我今于此。重说颂曰

 疑惑诸佛法  作意不爱乐
 贡高我见增  嗔恚众生故
 他所得利养  贪爱起憎嫉
 于佛菩萨众  心不生信受
 此四不正心  远离菩萨行 

佛告迦叶波。有四种法。令诸菩萨得柔软相。迦叶白言。云何四法。一者所得阿钵罗谛。得已发露终不覆藏远离过失。二者彼须真实所言诚谛。宁可尽于王位破坏富贵。散灭财利舍于身命。终不妄语所言真实。亦不令他言说虚妄。三者不发恶言毁谤蔑无一切众生。乃至善与不善斗诤相打禁系枷锁。如是之过亦不言说。恐自成罪得业果报。四者依彼信行深信一切诸佛法教心意清净。迦叶如是四法。令诸菩萨得柔软相。我今于此。重说颂曰

 所获阿钵罗  恐成于过罪
 不敢自覆藏  洗心而发露
 用意要真实  所言须诚谛
 宁尽国王位  舍命破资财
 不发妄语言  弃背真实行
 亦不教他人  令作虚妄事
 又不行毁谤  蔑无一切众
 善与不善者  乃至斗诤等
 终不说视他  恐招自业果
 心住清净行  信乐佛菩提
 此四佛宣扬  众生宜亲近 

佛告迦叶波。有四种法。令诸菩萨心意刚强。迦叶白言。云何四法。一者所闻最上胜法心不乐行。二者于法非法虽知净染。净法不行而行非法。三者不亲近阿阇梨及师法等。信受妄语不知食处。四者见诸菩萨具其胜德。都无恭敬我见轻慢。迦叶如是四法。令诸菩萨心意刚强。我今于此。重说颂曰

 闻彼最上法  心意不乐行
 净法而不修  非法生爱乐
 弃背阿阇梨  不敬于师法
 受食处不知  信行于妄语
 菩萨有胜德  不生于尊重
 下劣我见增  刚强心轻慢
 此四佛自宣  我常亦远离 

佛告迦叶波。有四种法。令于菩萨知见明了。迦叶白言。云何四法。一者闻善乐行闻恶乐止。知法真实弃背邪伪受行正道。二者远离毁谤纯善相应。美言流布众所爱敬。三者亲近师教知彼食处。调伏诸根戒定不间。四者自得菩提不舍众生。行实慈愍令彼爱乐广大真德。迦叶。如是四法。令于菩萨知见明了。我今于此。重说颂曰

 闻善乐欲行  闻恶心欲止
 业背邪伪因  受行八正道
 毁谤恒远离  善业得相应
 流布善言音  令众生爱重
 亲近于师教  知彼食来处
 制伏取境根  安住于戒定
 虽得佛菩提  不舍有情界
 行彼真实慈  令求无上德
 此四佛所宣  速得善逝果 

佛告迦叶波。菩萨有四种违犯。迦叶白言。云何四种。一者众生信根未熟而往化他。菩萨违犯。二者下劣邪见众生广说佛法。菩萨违犯。三者为小乘众生说大乘法。菩萨违犯。四者轻慢正行持戒众生。摄受犯戒邪行众生。迦叶。如是四种。菩萨违犯。我今于此。重说颂曰

 众生信未熟  而往化于彼
 下劣邪有情  为彼广说法
 于彼声闻处  分别大乘法
 轻慢正行人  摄受破戒者
 知此四违犯  菩萨须远离
 依此四法行  菩提不成就 

佛告迦叶波。有四种法成菩萨道。迦叶白言。云何四法。一者于一切众生心行平等。二者于一切众生用佛智教化。三者于一切众生演说妙法。四者于一切众生行正方便。迦叶。如是四法。成菩萨道。我今于此。重说颂曰

 于彼群生类  恒行平等心
 教导诸有情  令入如来智
 常演微妙法  救度一切人
 安住真实中  是名正方便
 此四平等法  佛自恒宣说
 依教彼恒行  成就菩萨道 

佛告迦叶波。有四种法。为菩萨怨而不可行。迦叶白言。云何四法。一者乐修小乘自利之行。二者行辟支佛乘浅近理法。三者随顺世间咒术伎艺。四者用世智聪辩。集彼世间虚妄无利之法。迦叶。如是四法。为菩萨冤不可同行。我今于此。重说颂曰

 若行声闻乘  出家自利行
 及彼辟支迦  证悟浅理行
 耽着世间艺  伎术禁咒等
 复用世智辩  虚集无利法
 诳赚于众生  不到真实际
 此四菩萨行  善根皆灭尽
 冤家不同行  佛言宜远离 

佛告迦叶波。有四种法为菩萨善友。迦叶白言。云何四法。一者所有求菩提道者。为菩萨善友。二者作大~法师。为菩萨善友。三者以闻思修慧。出生一切善根者。为菩萨善友。四者于佛世尊求一切佛法者。为菩萨善友。迦叶如是四法。为菩萨善友。我今于此。重说颂曰

 求成菩提者  佛子亲善友
 作大说法师  显发闻思慧
 教化诸众生  出生五善根
 恒为善逝子  当获正觉道
 佛说此四法  不迷于正行
 令得大菩提  是名真善友 

佛告迦叶波。有四种法。为菩萨影像。迦叶白言。云何四法。一者为利养不为法。二者为要称赞不为戒德。三者自利求安不利苦恼众生。四者于实#德能不生分别乐欲。迦叶。如是四法。为菩萨影像。我今于此。重说颂曰

 广求于利养  不为听受法
 爱乐人赞扬  弃舍于德业
 一向求自安  不愍众生苦
 于彼实#德能  无乐无分别
 如是四种法  佛说为影像
 汝诸菩萨众  各各宜远离 

佛告迦叶波。有四种法。为菩萨实#德。迦叶白言。云何四法。一者入空解脱门。信业报无性。二者入无我无愿门。虽得涅槃。恒起大悲乐度众生。三者于大轮回巧施方便。四者于诸有情虽行给施不求果报。迦叶。如是四法。为菩萨实#德。我今于此。重说颂曰

 入彼空解脱  信观业无性
 无我无愿门  安住慈愍行
 虽证涅槃空  乐度众生故
 于彼轮回中  巧设诸方便
 广济于群生  不希于福报 

佛告迦叶波。有四种法。为菩萨大藏。迦叶白言。云何四法。一者于诸佛所恭敬供养。二者恒行六度大波罗蜜多。三者尊重法师心不退动。四者乐居林野心无杂乱。迦叶。如是四法。为菩萨大藏。我今于此。重说颂曰

 于彼诸佛所  供养一切佛
 大乘六度中  所行波罗蜜
 尊重说法师  承事心无退
 常居林野中  清净无杂乱
 此四善逝说  佛子大~法藏 

佛告迦叶波。有四种法。远离菩萨魔道。迦叶白言。云何四法。一者所行诸行不离菩提心。二者于一切众生心无恼害。三者于一切法明了通达。四者于一切众生不生轻慢。迦叶。如是四法。远离菩萨魔道。我今于此。重说颂曰

 所行众善行  不离菩提心
 于彼诸群生  恒时无恼害
 诸法善通达  于生绝轻慢
 此四善逝说  远离诸魔道
 是人依此行  得彼真空际 

佛告迦叶波。有四种法。集菩萨一切善根。迦叶白言。四法云何。一者乐住林间寂静宴默。二者布施爱语利行同事摄诸众生。三者乐求妙法弃舍身命。四者闻义不足集诸善根勤行精进。迦叶。如是四法。能集菩萨一切善根。我今于此。重说颂曰

 乐住闲寂处  宴默离喧烦
 四摄御众生  令登于觉路
 勤求于妙法  弃舍于身命
 精进集善根  闻法心无足
 佛说此四行  出生无边善 

佛告迦叶波。有四种法。生菩萨无量福德。迦叶白言。云何四法。一者恒行法施心无吝惜。二者起大悲心救护破戒众生。三者化诸有情发菩提心。四者于下劣恶人忍辱救护。迦叶。如是四法。出生菩萨无量福德。我今于此。重说颂曰

 广说诸妙法  清净心无吝
 毁禁诸有情  救护垂慈愍
 令彼众生类  发于净觉心
 种种劣恶人  救护行忍辱
 菩萨及诸佛  同行此四行 

佛告迦叶波。有四种法。能破菩萨意地无明烦恼。迦叶白言。云何四法。一者所行戒行具足无犯。二者受持妙法身心无倦。三者随其意解传施法灯。四者礼敬投诚称扬佛德。迦叶如是四法。能破菩萨意地无明烦恼。我今于此。重说颂曰

 坚持具足戒  意地无缺犯
 妙法恒受持  昼夜心无倦
 所解诸佛教  随意施法灯
 称赞一切佛  投诚恭敬礼
 智者行此四  能断无明地
 一切诸佛心  依此得菩提 

佛告迦叶波。有四种法。生菩萨无碍智。迦叶白言。云何四法。一者所有法施。二者受持妙法。三者不害他人。四者亦不轻慢。迦叶如是四法。生菩萨无碍智。我今于此。重说颂曰

 所行妙法施  令彼得受持
 不嫉众生学  尊重于持戒
 四法除宿罪  获成最上觉
 依此得菩提  出生无碍智
 复别十二行  智者得菩提
 成就甘露味  所有诸众生
 而具深法眼  解说读诵持
 佛说于彼人  获福无有量
 所有恒河沙  俱胝佛刹土
 满中盛七宝  供养一切佛
 彼福亦无量  若人念此法
 四句伽他经  福德胜于彼
 复次迦叶波  若持此四句
 未名菩萨者  得名为菩萨
 说此四法中  具足十善行
 依~法平等心  是故名菩萨 

大迦叶问大宝积正法经卷第一佛说大迦叶问大宝积正法经卷第二

    西天译经三藏朝散大夫试鸿胪少卿传法大师臣施护奉 诏译


佛告迦叶波。若诸菩萨。具足三十二法。名为菩萨。迦叶白言。云何三十二法。所为利益一切众生。一切智智种子。不量贵贱令得智慧。为一切众生低心离我。真实愍念其意不退。善友恶友心行平等。虽到涅槃思念爱语。先意问讯愍见重担。于诸众生恒起悲心。常求妙法。心无疲厌。闻法无足。常省己过不说他犯。具诸威仪恒发大心。修诸胜业不求果报。所生戒德灭诸轮回。令诸有情道心增进。一切善根皆悉集行。虽行忍辱精进。如入无色禅定。智慧方便善解总持。恒以四摄巧便受行。持戒犯戒慈心不二。常处山林乐问深法。世间所有种种厌离。爱乐出世无为果德。远离小乘正行大行。弃舍恶友亲近善友。于四无量及五神通。皆悉通达已净无知。不着邪正如实依师。发菩提心纯一无杂。迦叶。如是具足三十二法。是则名为菩萨。我今于此。重说颂曰

 利益诸众生  欲行清净行
 令生一切智  不择于贵贱
 同入如来慧  真实愍众生
 心意不退转  善友及恶友
 平等观于彼  虽到于涅槃
 爱语先问讯  忧愍于重担
 及彼诸众生  不断于大悲
 求法心无苦  闻义常不足
 恒省自身非  不讥他人犯
 具修众威仪  而起大乘行
 不求于果报  所持诸戒德
 断灭于轮回  令彼诸有情
 远害增道意  忍辱集善根
 精进修诸行  如入无色定
 智慧诸方便  总持而善解
 四摄恒受行  持犯二俱愍
 常处于林间  恒乐闻深法
 厌离于世间  爱敬无上果
 远离声闻乘  而修大乘行
 弃舍于恶朋  亲近于善友
 五通四无量  智慧悉通达
 清净绝无知  不着于邪正
 依师究真实  纯一无杂行
 佛说观行法  先发菩提心
 若此三十二  善逝当演说
 菩萨具足行  得佛甘露味 

佛告迦叶波。我为菩萨。说譬喻法。令彼知见为菩萨德。迦叶白言。其义云何。迦叶。譬如地大与一切众生。为其所依令彼长养。而彼地大于其众生无求无爱。菩萨亦然。从初发心直至道场。坐得成菩提。于其中间。运度一切众生无爱无求。亦复如是。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譬如地大  与诸众生  依止长养
 于彼众生  无求无爱  菩萨亦尔
 从初发心  直至道场  成无上觉
 运度有情  无求无爱  无冤无亲
 平等摄受  令得菩提 

佛告迦叶波。譬如水界润益一切药草树木。而彼水界于其草木无爱无求。迦叶。菩萨亦然。以清净慈心。遍行一切众生。润益有情白法种子。令得增长无爱无求。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譬如水界  润益一切  药草树木
 令得生长  无爱无求  菩萨亦尔
 以净慈心  遍及有情  次第普润
 净种增长  破大力魔  得佛菩提 

佛告迦叶。譬如火界成熟一切谷麦苗稼。火界于彼无爱无求。迦叶。菩萨亦尔。以大智慧成熟一切众生善芽。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譬如火界  成熟一切  五谷苗稼
 而彼火界  于其苗稼  无求无爱
 菩萨亦尔  以智慧火  成熟一切
 众生善芽  菩萨于彼  无求无爱 

佛告迦叶。譬如风界遍满一切诸佛刹土。迦叶。菩萨亦尔。以善方便遍众生界令解佛法。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譬如风界  随自势力  普遍佛刹
 诸菩萨众  亦复如是  以善方便
 为其佛子  说最上法 

佛告迦叶。譬如魔冤领四军兵。欲界诸天不能降彼。迦叶。菩萨亦尔。得意清净一切众魔不能惑乱。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譬如魔冤  领四军兵  欲界诸天
 不能降彼  菩萨亦尔  得意清净
 一切众魔  不可惑乱 

佛告迦叶。譬如白月渐渐增长乃至圆满。迦叶。菩萨亦尔。以无染心求一切法乃至圆满。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譬如白月  渐渐增长  直至圆满
 菩萨亦尔  以无染心  求修诸善
 渐渐增进  白法圆满 

佛告迦叶。譬如日出放大光明。照彼世间无不朗然。迦叶。菩萨亦尔。放智慧光照诸众生。无不开悟。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譬如日出  照彼世间  一切物像
 无不朗然  菩萨亦尔  放智慧光
 照诸有情  无不开解 

佛告迦叶。譬如师子兽王有大威德。于彼一切所行之处不惊不怖。迦叶。菩萨亦尔。安住多闻戒德。如是一切所往之处不惊不怖。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师子兽王  威德勇猛  所行之处
 心无惊怖  菩萨亦尔  安住多闻
 持戒智慧  于彼世间  所行之处
 离诸怖畏 

佛告迦叶。譬如龙象有大势力。担负一切重物而无疲苦。迦叶。菩萨亦尔。担负一切众生五蕴诸苦。不得其苦。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譬如龙象  有大势力  身负重物
 而不疲苦  菩萨亦尔  担负众生
 五蕴诸苦  亦无疲苦 

佛告迦叶。譬如莲华生长水中淤泥浊水而不能染。迦叶。菩萨亦尔。虽生世间。世间杂染终不能着。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譬如莲华  出生水中  浊水淤泥
 而不可染  菩萨亦尔  虽生世间
 种种杂染  而不能着 

佛告迦叶。譬如有人方便断树不断树根。而于后时复生大地。迦叶。菩萨亦尔。以方便力断彼烦恼。不断彼种以大悲善根复生三界。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譬如有人  以其方便  而断树身
 不断树根  如是后时  复生大地
 菩萨亦尔  以善方便  断彼烦恼
 不断彼种  以大悲故  复生三界 

佛告迦叶。譬如诸方所流河水。皆归大海同一碱味。迦叶。菩萨亦尔。所有一切善根。种种利益回向菩提。与彼涅槃同归一味。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譬如一切  江河诸水  皆入大海
 同一碱味  菩萨亦尔  所有一切
 善根利益  回向菩提  及彼真际
 同归一味 

佛告迦叶。譬如四大天王及忉利天众。要彼安住妙高之山。迦叶。菩萨亦尔。为一切智所修善法。要彼安住菩提大心。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譬如四王  及帝释众  要彼安住
 妙高之山  菩萨亦尔  为一切智
 所修善法  安住菩提 

佛告迦叶。譬如国王欲行王事须假宰臣。迦叶。菩萨亦尔。欲为佛事。须假智慧方便。我今于彼。而说颂曰

 譬如国王  欲行王事  须仗宰臣
 而得成就  菩萨亦尔  欲为佛事
 假方便慧  决定成就 

佛告迦叶。譬如晴天无其云雾。于彼世间终无降雨之相。迦叶。菩萨亦尔。寡闻小智于诸有情。终无说法之相。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譬如虚空  晴无云雾  于彼世间
 终不降雨  菩萨亦尔  寡闻少智
 于其有情  无说法相 

佛告迦叶。譬如虚空起大云雷。必降甘雨成熟苗稼。迦叶。菩萨亦尔。于其世间起慈悲云。降妙法雨成熟众生。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譬如虚空  云雷忽起  必降甘泽
 成熟苗稼  菩萨亦尔  普覆慈云
 降霔法雨  成熟有情 

佛告迦叶。譬如转轮圣王有其七宝恒随王行。迦叶。菩萨亦尔。有七觉支恒随菩萨。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譬如世间  转轮圣王  所有七宝
 恒随王行  菩萨亦尔  有七觉支
 所到之处  随逐菩萨 

佛告迦叶。譬如摩尼宝珠得多富贵。价直迦哩沙波拏。百千富贵。迦叶。菩萨亦尔。得多富贵价直声闻缘觉百千富贵。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譬如摩尼宝  富贵广得多
 迦哩沙波拏  百千不可比
 菩萨亦如是  富贵倍弘多
 辟支及声闻  百千亦难比 

佛告迦叶。譬如忉利天众。若住杂林者。受用富贵平等无二。迦叶。菩萨亦尔。若住清净心者。为一切众生正直方便平等无二。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譬如忉利天  住彼杂林者
 受用于富贵  平等无有二
 菩萨亦如是  住心清净者
 正直为群生  方便亦无二 

佛告迦叶。譬如有人妙解禁咒善知蝳药。一切蝳药不能为害。迦叶。菩萨亦尔。具大智慧善行方便。一切烦恼不能为害。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譬如世间人  善知药禁咒
 一切蝳药等  不能为损害
 菩萨亦如是  若具方便慧
 一切烦恼蝳  不能为损害 

佛告迦叶。譬如世间粪壤之地。能生肥盛甘蔗。迦叶。菩萨亦尔。若处烦恼粪地。能生一切智种。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譬如粪壤地  出生于甘蔗
 倍常而肥盛  菩萨处烦恼
 出生一切智  其义亦如是 

佛告迦叶。譬如有人不学武艺。若执器仗宁解施设。迦叶。菩萨亦尔。先未闻法寡识机药。若执智见何辩邪正。佛告迦叶。譬如[穴/(采-木+田)]师欲烧瓦器须用大火。迦叶。菩萨亦尔。欲为愚迷众生开发智慧。须用佛法智火。迦叶。是故此大宝积正法。令菩萨修学受持得解法行

迦叶白言。菩萨云何受持见正法行。迦叶。如自观身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命无名无相。无观行故。迦叶。如此说名正观影像中法。复次迦叶。如实正观影像中法。迦叶。云何影像中法。如正观色。观彼无常亦非无常。如是受想行识。常与无常无定无不定。迦叶。此说如实观察影像中法

复次迦叶。如实观察影像中法。所有地界。常与无常无定无不定。如是水界火界风界空界识界。亦复如是无定无不定。迦叶。此说如实观察影像中法

复次迦叶。所有眼处常无常性无定无不定。如是耳处鼻处舌处身处意处常无常性。无定无不定。迦叶。此说影像中法如实观察

复次迦叶。此定一法。此不定二法。若彼二法于是色中。不见不住无微无识亦无相故。迦叶。此说影像中法如实观察

复次迦叶。我见一法无我二法。若彼二法于是色中。不见不住无微无识。亦无相故。迦叶。此说影像中法如实观察

复次迦叶。此真实心一法。此不实心二法。迦叶。二法所在无心无觉无意无识。迦叶。此说影像中法如实观察

复次迦叶。善不善。世间出世间。有罪无罪。有漏无漏。有为无为。有烦恼无烦恼。如是一切法。迦叶。此生法一此灭法二。若二法中无集无散不可求得。迦叶。此说影像中法如实观察

复次迦叶。此有法一此无法二。若此二法于是色中。不见不住无微无识亦无相故。迦叶。此说影像中法如实观察

复次迦叶。此轮回一法。此涅槃二法。若彼二法于是色中。不见不住无微无识。迦叶。此说影像中法如实观察

复次迦叶。我说汝等。无明缘生行。行缘生识。识缘生名色。名色缘生六入。六入缘生触。触缘生受。受缘生爱。爱缘生取。取缘生有。有缘生老死。老死缘生忧悲苦恼。迦叶。如是集得此一大苦蕴。所有无明灭则行灭。行灭则识灭。识灭则名色灭。名色灭则六入灭。六入灭则触灭。触灭则受灭。受灭则爱灭。爱灭则取灭。取灭则有灭。有灭则生灭。生灭则老死灭。老死灭忧悲苦恼得灭。如是得此一大苦蕴灭。迦叶。若以智观明无明等无此二相。迦叶。此影像中法如实观察

复次迦叶。如是行行灭。如是识识灭。如是名色名色灭。如是六入六入灭。如是触触灭。如是受受灭。如是爱爱灭。如是取取灭。如是有有灭。如是生生灭。如是老死老死灭。如是智观生性灭。性无二相故。迦叶。离此二相。此说影像中法如实观察

复次迦叶。应当正观影像中法。彼法非空。亦非不空。如是空法无法相非无法相。法相即空相。空相即无相。无相即无愿。所以者何。无所愿作故。无相即空相。如是行者若法未生不生。法未生故。如彼法生。彼亦不生。生已谢故。如是无生生离取故。法无自性。无性即空。如是正观此说影像中法

复次迦叶。补特伽罗非破坏空。即体是空。本非有故。非前际空非后际空。现在即空。迦叶白言。彼补特迦罗。我今觉悟知彼是空。破坏我故。一切皆空此法如是。佛言。迦叶汝言非也。迦叶宁可见彼补特迦罗如须弥山量。勿得离我而见彼空。何以故。破我断空执一切空。我则说为大病。而不可救

佛告迦叶。譬如人病其病深重。而下良药令彼服行。药虽入腹病终不差。迦叶。此人得免疾不。迦叶白言。不也世尊。佛言。于意云何。世尊此人病重故。不可疗也。佛言。迦叶彼着空者。亦复如是。于一切处深着空见我即不医。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譬如重病者  令彼服良药
 虽服病不退  彼人不可疗
 着空亦如是  于彼一切处
 深着于空见  我说不可医 

佛告迦叶。譬如愚人观彼虚空。而生怕怖捶胸悲哭。所以者何。恐虚空落地损害于身。佛言。迦叶彼虚空能落地不。迦叶云不也。佛言迦叶。若彼愚迷沙门婆罗门亦复如是。彼闻空法心生惊怖。所以者何。若空我大心依何行用。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譬如愚迷人  于空生怕怖
 悲哭而远行  恐虚空落地
 虚空无所碍  不损于众生
 此人自愚迷  妄生于惊怖
 沙门婆罗门  愚见亦如是
 闻彼诸法空  心生于怖畏
 若空破坏我  依何生受用 

佛告迦叶。譬如画师自画丑恶夜叉。画已惊怖迷闷仆倒。迦叶。彼凡夫众生亦复如是。自作色声香味触法。作已迷彼堕落轮回。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譬如工画师  画彼恶夜叉
 于彼自惊怖  迷闷仆倒地
 凡夫亦复然  自着于声色
 迷彼不觉知  堕落轮回道 

佛告迦叶。譬如幻士变作幻化。是彼幻化能变幻士。迦叶。相应行比丘亦复如是。而自发意。如是说一切皆空。彼虚空无实亦能如是说。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譬如于幻士  能变于幻化
 而彼幻化人  亦能变幻士
 相应行比丘  发意亦如是
 说彼一切空  无实空亦说 

佛告迦叶。譬如二木相钻风吹出火。火既生已烧彼二木。迦叶如实正观亦复如是。于正见道生彼慧根。慧根既生烧彼正观。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譬如钻二木  风吹生彼火
 火生刹那间  而复烧二木
 正观亦如是  能生于慧根
 生彼一刹那  还复烧正观 


愿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下济三涂苦。
若有见闻者,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同生极乐国。

佛弟子妙音代父母师长、历劫冤亲、法界众生礼佛三拜,求生净土。

祈愿:
天下和顺。日月清明。风雨以时。灾厉不起。国丰民安。兵戈无用。崇德兴仁。务修礼让。国无盗贼。无有怨枉。强不凌弱。各得其所。
并愿以印行功德,回向法界一切有情,所有六道四生,宿世冤亲,现世业债,咸凭法力,悉得解脱,现在者增福延寿,已故者往生净土,同出苦轮,供登觉岸。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真宗子平命理

GMT+8, 2018-5-26 04:30 , Processed in 0.070383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